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这个最没存在感的省会 早就悄悄赚翻了

2020-7-21 16:47 58 0 编辑:互联网
【版权申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摘录或转载属于信息来源,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信息来源,并自行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


  虚拟99网 前不久,《2020 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出炉,跻身新一线的合肥引发了众议。
  排行榜将城市的商业资源聚集度、枢纽性、城市人活跃度、生活方式多样性、未来可塑性进行加成对比后,合肥最终以 51.99 分成为全国排名 14 位的城市。

  图 / 第 1 财经
  这时,有人开始指出,和全国各地的竞争对手相比,合肥 “ 狡猾而又灵活,不像个城市,反而像个投行 ”。
  连投资界大佬但斌也认证并转发了这种说法。

  这么说来,牛市当头,是不是赌王合肥投啥,我们跟着投就可以了?
  手上有点闲钱的人,纷纷伸长了脖子观望。
  一、合肥拿的是励志片主人公的剧本
  合肥,不南不北,也不东不西,属省会城市中妥妥的 “ 小透明 ”。
  中国报道曾写它的尴尬地位,“ 向东,纳不进东部沿海开放地区;向西,挤不进西部大开发战略 ”。即便是中部崛起战略来了,它也是被南京、武汉两座大山夹击着,是中中间间的 “ 发展塌陷区 ”。
  这里的确曾是 “ 吴楚要冲 ”“ 中原之喉 ”,是著名的逍遥津大战发生地,是 “ 孙十万 ” 的耻辱地。可在漫长的历史当中,合肥一直都作为军事要地存在,与经济、文化的关系并不那么亲近。

  老合肥城墙地图 / wiki
  当地的大小学生在暑假活动或春游秋游中,被安排到三国遗址转一圈,这便是合肥历史对当下人们生活影响最为深刻的一次了。更何况,学生们一边游览,一边可能正揣摩着什么时候能去他们 “ 心里认证 ” 的省城南京溜达。
  有梗是这么说来着——
  问:合肥哪里最好玩?
  答:坐两小时动车去南京。
  合肥的资质确实不好。1949 年解放,它还只是一个县城,有两条街,5 万人。
  可以对比一下这组数据,建国初期安徽主要城市中,芜湖人口 25 万、安庆人口 12 万、蚌埠人口 10 万,同期上海人口 340 万,南京 100 万,武汉三镇 100 多万,杭州近 60 万,长沙近 50 万人。
  这样一座小县城,偏偏因为一句 “ 合肥不错,为皖之中 ”,被推上了 “ 安徽大哥 ” 的位置。

  就像出身平平的小角色,突然被 “ 金手指 ”,变成主人公,他必须要经历更多磨砺,必须要质问自己是站得还不够高吗,是看得还不够远吗,时刻提醒自己要牢牢抓住这个剧本。
  事实证明,在确立为安徽省省会后,合肥的苦日子还没过到头。它本来离长江的黄金水道够远,“ 四纵四横 ” 普铁时代也没怎么赶上,独自扮演了一道 “ 铁路盲肠 ”。
  省内一小半城市经济状况比它更惨,一小半城市 “ 身在安徽,心在江苏 ”,还有城市没事总爱和自己争第一。
  1958 年,合肥还尚未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而在北京,“ 为弥补尖端科技人才的紧缺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正式成立。

  1958 年 9 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首届学生入学(玉泉路校区)。
  1600 多名首届新生中,大多数人都从没到过首都,他们从北京火车站下车,沿着长安街一路向西,便来到玉泉路上的中科大。学校最初设立 13 个系、41 个专业,涉及核物理、计算机技术、无线电电子学等前沿科技领域。前三届学生中,后来当选为 “ 两院 ” 院士者足有 29 人,在全国高校同期毕业生中名列第一。
  准备一展宏图的中科大,建校未满 10 年,便接到了一则《中共中央关于高等学校下放问题的通知》,无奈迁址。
  校方曾先后考察湖北、江西、河南多地,均因 “ 学校太多 ”“ 没有接收大学的能力 ” 等原因遭到婉拒。唯有安徽对中科大的到来做出热情的回应,中科大搬家的第一站,是合肥隔壁的安庆。
  1970 年的合肥也说不上有什么厉害的能力。它只不过是接了安庆的 “ 手尾 ”;只不过是把自己的师范学校迁走,给中科大腾了地儿;只不过是让中科大成为优先于政府的供电单位;只不过是担心师生们怀念北京的暖气,打造了第一间所有教室、宿舍都装有暖气的 “ 南方高校 ”……

  七十年代中后期,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师生正在参加义务劳动。/ 安徽老图片馆
  合肥市长凌云曾用 “ 倾城之恋 ” 一词来形容合肥对中科大的好: 半个世纪以来,合肥市乃至安徽省节衣缩食,给钱、给地、给政策,甘愿倾尽资源支持中国科大发展。"
  在中科大落户、扎根、越来越离不开合肥的这段时间里,北京电子管厂的 2600 多名员工自筹了 650 万元,创立了北京东方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让显示屏、面板生产走上了市场化、国际化的道路。
  液晶面板一度是我国最大规模的进口品类之一,仅次于石油、铁矿和芯片。由于技术落后,生产线处于行业末端,不仅消费者要为进口彩电、手机付出高昂的溢价,生产厂家京东方也一度面临倒闭危机。
  据说当年京东方董事长,为了能给员工发上工资,接受松下财务处长的刁难 “ 喝一杯 20 万,不喝不给钱 ”,一口气干了 20 杯酒。为了能够活下去,这家做显示屏的企业传说还卖过烤鸭和保健茶,员工被发动去开出租再就业。
  21 世纪初,合肥财政收入不过 300 亿元,它停下手头修地铁的工作,揣着 196 亿元入场京东方。京东方也本着让 “ 老师傅不再去菜市场捡白菜帮子 ” 的情怀,投入到更先进生产线的研发建设当中。
  至此,合肥、中科大、京东方,原本的 “ 失意三人组 ” 相互拥抱,逆转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所谓 “ 合肥模式 ”,便是找到对的伙伴及场域,All In,一直渗透到这个产业的头部。龙头企业意味着产业链的掌控权,产业链带来了产业集群,产业集群能够让合肥成为新的产业基地。
  京东方回馈了数不清的专利数,曲面屏、折叠屏都从合肥输送往世界各地;今年,落户合肥正好 50 年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依然以 “ 不要命的上科大 ” 的学风令人望而生畏,合肥也在国际上有了知名度,“USTC 所在的城市 ”。
  默默无闻的合肥,再出现时,就是钮祜禄 . 合肥,它和它的 “ 复仇者联盟 ”,正以难以超越的速度,将那些曾经拒绝过、嘲笑过它们的人远远抛在后头。
  二、别叫我赌王,我只是相信科学
  合肥逢赌必赢,所以发展势头才这么强劲吧。
  眼红的人,嫉妒合肥的好运气。
  进入 21 世纪,合肥的 GDP 增幅超过了 22 倍。知乎上流传有一个更直观的对比: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是深圳,1995 年到 2006 年,深圳的 GDP 从 842 亿元涨到了 5814 亿元;同样的时间跨度,用 11 年,合肥从 2005 年的 854 亿元发展到 2016 年的 6274 亿元。
  原来的 “ 铁路盲肠 ”,现已构建出属于自己的米字形高铁枢纽格局。原来 “ 离发达地区最近的欠发达省会 ”,也变成了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副中心城市。
  它更特别的身份,是与上海、北京并肩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是被《自然》与《科学杂志》称为 “ 未来硅谷 ”。这一殊荣,是目前国内许多发达城市都无法获得的。
  事实证明,“ 逢赌必赢 ” 的合肥,只是因为在 “ 站得还没那么高 ” 的时候,已经 “ 看得足够远 ” 了。
  一穷二白的时候,合肥没有为 GDP 压力盲目引进重污染工业,而是借钱引进江浙沪的电子、家电产业,让业内近年形成 “ 北青岛、中合肥、南顺德 ” 一说。
  除了成功在中科大、京东方身上下注,合肥后来还继续投资了内存条、半导体、电动汽车等行业。
  如今,国外内存条仓库失火不再是恐怖新闻,半导体不仅风头正旺,还在政策上备受重视。70 亿元砸到蔚来上,人人都以为合肥终于要输一把了,结果中国总部一建立,研发、销售、生产都有了生长的肥沃土壤。
  一个月后,德国大众几十亿欧元入股,新闻总结,“ 一个数千亿产值的电动汽车产业链呼之欲出,将安徽打造成中国新的电动汽车中心 ”。
  赌桌上过分幸运的合肥,其实只是一直选择与最新、最前沿科学为伍罢了。

  洋务运动中机器制造局生产的一种高射速机枪。/ wiki
  从 “ 师夷长技以制夷 ”,组织起第一个机器制造局,派学生留洋的李鸿章;到赴美留学,又回国任教,长期活跃在物理学前沿的杨振宁;再到从大山脚下的留守家庭走出,反抗自己念个中专早早就业的平凡命运,拥有一个 “ 造车梦 ” 的李斌 ……
  相信科学的基因,早就注入了安徽人的血液里,使他们更有勇气地和自己的未来、中国的未来对赌。
  三、没有 All In 的觉悟,你敢去合肥吗?
  合肥正在不断地壮大。
  被拆分的的巢湖市,有一部分直接并入合肥,解决了发展空间不足、人口基数低、资源匮乏等问题。如今合肥的面积达到了 1 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了 800 万。
  一座巨型的城市,如果仍保持着原来的发展模式,倾尽全力朝一个方向冲刺,这意味着它需要更多的燃料作动力。
  房地产业是燃料的来源之一。当搭建起完整的家电产业链、半导体产业链,大量资金和人涌入合肥,房价上涨成为必然的事。
  以往常年在几千元一平米上下浮动的合肥房价,在 2016 年涨幅达到了 48.4%。2017 年的胡润全球房价指数,合肥位列第一。
  诺笛是在房价疯涨前,幸运上车的合肥年轻人之一。背着合肥户口的他从不曾考虑回合肥生活,但这翻了一番的房价,却是他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轻易获得的变现力。
  而在合肥念了 4 年大学的茜茜,毕业后她想干的第一件事,就是 “ 逃离 ”。虽然是见证了合肥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道路变宽,夜晚变亮,滨湖新区的兴起,可她印象最深的仍是在不停的拆建中,永远混乱的交通,灰霾的空气。她盼了许久的地铁,却一直没修好。
  新的道路、桥梁、建筑物、人工湖、人工湖底的道路,一旦停下来,合肥可能就失去了前行的动力,它必须一直在改动。
  名冠合肥的老乡鸡不甘于做那个每天仅在微博上 “ 咯咯哒咯咯哒 ” 的小人物,它拿着央视《爱拼才会赢》的冠军奖金,走上了成为快餐巨头的征途。
  闻名全国的洽洽香瓜子,说到底也只不过是想做大家看电视时候的陪伴。
  长期陪伴这座城市坚定走 “ 相信科学 ” 之路的研究人员们,却在近日集体递交辞呈。
  在合肥这座以 “ 风投 ” 著称的城市,有人来镀金,有人来实现资产的增值。有许多人转身带着赌赢的钱,投身到目前来说环境更好的游戏场北上广深,或者是国外的大城市。也有人更看重合肥的潜力,准备给这里交待自己的后半生 ……
  《流浪地球》中,一天燃烧掉 60 万亿亿吨的石头,可以让这颗星球及全人类多生存一阵。和整个地球相比,合肥是微不足道的,但为了跟上这一座城市的前进速度,你又要燃烧掉生活的哪部分呢?
收藏 邀请

呵呵

点赞

鄙视

打酱油

震惊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阅读

黑科技

网站地图- 虚拟99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与用户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QQ:363312702@qq.com  投诉举报邮箱:xuni99@qq.com 赣公网安备36112102000044号 赣ICP备17001544号
虚拟99所登载广告内容均为客户个人或企业单方意见及表达方式,广告实际内容与本站无关。 不允许任何形式的转载以及拷贝,违者必究!
温馨提示:虚拟99仅提供互联网信息平台发布、展示、储存服务,所有产品及展示信息均由注册用户自行发布,内容数据不代表本站立场,仅供参考阅读。
风险提醒:虚拟99对用户自主发布的信息真实性无法考究,涉及资金交易问题请谨慎!  虚拟99无法提供资金安全保障,请注意投资风险,提高警惕谨防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