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博越国际名车馆陷非法集资 门店已关创始人被捕

2018-1-12 21:00 33 0 编辑:xuni99
【版权申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摘录或转载属于信息来源,如有侵权请与本站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信息来源,并自行承担版权等法律责任。


  (原標题:博越国际名車馆騙局 “汽車寶”產品年化高達36%)
  2018年1月12日消息,2017年12月30日,陳杰度過了他26年来最难過的一個生日。他怔怔地躺在床上,眼神空洞,母親钱小芬进房間来叫他起床,見他一动不動地睜著眼,想哭又哭不出的样子,說:“儿子,心里想什么說出來,妈媽跟你一起分擔。”
  陈杰哭了:“媽,錢也沒了,車也没了。”
  1個半月前,钱小芬湊齊26萬元,为儿子在博越國际名车馆的杭州西湖店定了一辆奧迪A4L,作為他的生日禮物,也是对他開始职业生涯的鼓励。提車日期還未到,他們接到警察通知,博越國際名车馆系非法集資,創始人被捕,門店已關,資金不知去向。
  對于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說,这筆損失太過沉重。7年前,錢小芬工作的廠里分的房子被强拆,他們被趕出來,至今也没有拿到赔偿,也没人給個说法。50多岁的錢小芬退休后在商厦里做保潔,儿子刚毕業工作一年。这20幾万,是全家的所有積蓄。一夜之間,車財兩空。
  “本來打算買個车開心过个年,誰能想到買車都會被骗?”一名同樣沒提到车的受害者說。
  光是在杭州,受害者群總人數就超过500人,从全國來看,受害者的數量預估超过1千人;單人受骗金额几十萬到幾百万元不等。
  博越國际名車馆是一家全國连鎖的汽车二級經銷商,總部位于南昌,在北京、上海、杭州、成都等城市都开有分店,商业版图甚至拓展到了迪拜。據其官方稱,在全國共有500多家加盟商。博越的門店通常選址在城市最繁華的商圈,展廳里摆滿宾利、勞斯萊斯等豪車。相比4S店,博越的汽車價格往往会便宜几千甚至幾十萬,提車時间也更短,唯一的要求是,必须全款。在南昌总部,博越国際已经存在6年,杭州门店也开了近3年。
  博越国际創始人余昌军小學畢业后便開始工作,第一份职业是理發師,后開過運动品牌专賣店、超市,有了一定財富积累后,转而開设名車館。其妹妹余昌燕和妹夫洪方负責杭州分店所有事务。
  博越国际曾一度风光無限,在人民大会堂开年会、在央视做宣传、请明星開演唱会,直到2017年底东窗事發。2017年11月,到期卻提不到车的現象在多个城市同时爆发,其中多數車主的提車日期以各種理由被延后數次,終至再也拖延不下去的地步。等不下去的车主要求退款,博越国際給出的回復是:公司資金緊張,再等等,车一定能提。
  12月初,博越國際創始人余昌军及親属5人,被警方以集资詐騙罪刑拘。隨后,全國各地的博越国際门店,像多米諾骨牌一样接連倒下,門店关门,人去楼空,留下一眾錯愕而惊慌的消费者。
  受騙人中,不仅僅有买車的消費者,还包括加盟商和投資理财者;也不僅僅有经济宽裕的生意人,為博越国際門店打掃卫生的清潔阿姨也深陷其中。
  原本買辆好車的喜悦,突然被无助、憤怒、悔恨、心痛诸多情緒反轉,汇集成難以承受的重創。錢小芬白天安撫兒子,晚上偷偷躲被子里哭,靠安眠药才能入睡,一星期瘦了15斤;李峰被骗110万,母親知道消息后昏厥倒地,送去醫院抢救兩次;一位懷孕的準妈妈因過度悲傷自責,導致胎儿流產;一名农民工拉著杭州負責人余昌燕跳樓,被警方拉下天台。
  博越國际杭州門店还未關门時,不少其他城市诸如安徽、大连的消费者特意趕来杭州,与本地提不到车的消費者一起向博越国际相關負责人索要说法,直至最后报案。共同的遭遇將大家团结起來,組織了几十個群,互相收集分享博越國际犯罪证據,为挽回损失做努力。
  但情況并不乐觀。AI財经社从杭州上城经侦大隊了解到的情况是,警方目前已經冻结了余昌军極其家属的資產,查封了幾輛豪车,但资金数目非常少,资金去向還需進一步侦查。
  面對这種情况,律师给出的答复是,此事已歸屬于刑事案件。在案件結果出來之前,消費者暫時沒有上诉的權利。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
  入坑
  大多數去博越國际買車的消费者,都是經熟人介绍。
  2017年3月,剛从加拿大留学歸来的王乐樂打算給自己買一辆保时捷卡宴GTS,這款車在4S店的最低售价是140萬,杭州车源比较少。她爸爸的一位朋友知道后,大力推荐她去博越国际買,同款車只要118万,而且6個月就可以提车。
  王樂樂起初是有些懷疑的,同样的车型,博越國際怎么會比4S店便宜好几十萬?但那位叔叔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說:“保證没問题,相信我,我朋友在那里买过好幾次了。”出于对朋友的信任,3月24日,王樂樂向博越国际打过去118萬,博越国際承诺9月24日前提車。
  为女儿购買80萬玛莎拉蒂Ghibli的馮健,也是经朋友介紹知道的博越国际。付款时他腦中也曾对其低价閃过一丝顧虑,但转念一想,也不清楚車的利润空間到底有多大,也许這個差价是正常的。况且在西湖边開这么一家門店,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錢小芬本来已經在4S店看好車,连价錢都談妥了,26.8萬。訂車前,她的一位親戚找到她,建議她去博越国際買車,價格會更便宜,只要26萬,并且向她保證,博越國际的銷售就是自己的親戚,绝對不会有問题。錢小芬想了一晚上,总覺得不踏實,擔心博越国際的車有質量问題,她隱約记得,在電视上看到過博越國际车主提車難的新闻。
  11月17日,錢小芬给親戚打電話,告訴對方自己還是打算在4S店买,哪怕貴一點,求個心安。亲戚再三勸說,甚至表示“這個車包在我身上,出了事我来担保”,錢小芬不好再推辞。第二天,這位亲戚带著兒子陈杰去博越國际门店交了錢,整个过程一直由這位亲戚對接,錢小芬和陳杰连博越國際的销售人員都不曾接觸过。
  事发后,钱小芬的親戚向她坦白,博越國际銷售確實承諾过給自己一些提成,但自己沒要錢,只要了一条煙。
  當客户買车后,博越國际的銷售幾乎都会說同一句话:“下次介绍朋友来啊,给你提成。”就這样熟人介紹口口相传,博越國际的客戶數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越来越多的人無所防备地陷入这個最终無法抽身的大坑。
  事实上,在2017年之前,大部分客戶还是能够最终提到車的。成功提車的客戶,博越国際会給其提供更具诱惑力的机会——理財或加盟。
  李娟2016年底在博越国际成功買了一臺44.5萬元的车,比市場价便宜7千元,由于交車时间延后了3个月,博越國際补給了李娟5千元賠償金。顺利提车后,李娟对博越国際有了信任感。
  两个月后,2017年5月,博越国际的銷售给李娟打電话,問她愿不愿意给博越国際的理财項目“汽车宝”投点錢。銷售对李娟介紹說,“汽車寶”項目每期100~110天,利息三分,每月定时反息,到期后返回本金。銷售給李娟解釋理財收入的来源是,投资资金將用作公司购車費用,批量購車时厂家將会给到優惠返點,中间的差价便是理財收益。值得注意的是,雖然說的是理财项目,但明面上,客戶与博越國际签订的依然是购車合同,只是在合同里備注了一條活動返點數額。
  有了前一次成功的購车經历,李娟放松了警惕,先投了30萬。此后,销售陸陸续續給她介绍了更多理財项目。后期,吸引客户投入資金的项目名義更為诡異,董事长生日、董事長妹妹结婚等,都被當作理由推出新的理財項目。
  此后,李娟又多次投入資金,共計150萬。2017年11月之前,她每个月都按時收到了利息,這促使她不斷投入資金,從未产生疑慮。最先投入的30万到期后,销售勸說她继續投資,“就當帮我完成業績嘛”。就這样,一直到事發之时,李娟一次本金也沒取出来過,利息一共收了12萬多。
  李娟后来與诸多受害者坐在一起,回顾自己的受騙經歷时,她惊讶地發現,销售给她的是3个或3.5個點利息,而其他人的利息有的是5个點,有的是7个點。
  博越国際編織了一个极具誘惑力的赚錢网,把凡是能触及到的人都網络其中,包括在门店里打掃清潔的保洁阿姨。在銷售日复一日的勸說下,門店保洁桑阿姨也相信了這快速生钱之道,從亲戚朋友那里左挪右借湊了10幾萬,投到理財項目中,最終血本無归。
  预兆
  2017年1月19日,博越国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了一場熱闹非凡的年会。數辆豪車整齊地停在人民大會堂门口,多位好聲音学員受邀登台演出。博越國際销售经理王建軍回憶说,自己当時就在席間,老板余昌軍在年会上喝红了臉,那是博越国際的輝煌时刻。
  这次高大上的年会,成為此后許多消费者選择到博越國际買車的理由。“能在人民大會堂開年會,肯定有后臺。”多位受害者向AI財經社承认,自己曾經有過的一些疑慮,最终都被“人民大会堂开年會”几個字打消了。
  博越国際確實精心地为自己披上了華麗的外衣。除了在人民大会堂开年会外,博越国際還在迪拜開有分店,國内所有店铺都開在租金昂貴的繁華地段,比如北京的金寶街、杭州的西湖。据銷售經理王建軍介紹,西湖店年租金为300萬。博越國际创始人余昌军到杭州時,開的是一輛紅色敞篷的勞斯萊斯,車牌是一張黑色的上海牌照,后面写著一个红色的“领”字。博越国際员工曾興奮地拍下視頻,在視頻里稱“这是老板的坐騎,一張车牌就買成一千多萬”。
  “在西湖边的店,都是杭州的门脸啊,怎么会是騙子?”博越国際長期以來展示给众人财大氣粗的形象,使得有受害者至今都无法接受被騙的事實。
  但事发之后,很多受害者回忆起来,才發现如今的結局早有預兆。
  这次事件中,加盟商徐平損失了400多萬。2015年在博越国际顺利買車后,徐平繳纳加盟費50萬成为博越國際的加盟商,從博越國际以優惠价格為自己的客戶拿车,博越承诺的提车周期是30天。客户不愿意繳纳全款的,由徐平先垫付車款给博越国际。
  让徐平坚定与博越國际成為合作伙伴的原因有兩個:一是價格實惠力度確實很大;二是他在博越国際办公室里看到一张照片,照片中有一名男子與國家领導人的合影,博越国际方告诉徐平,这名男子就是博越國际的“后台”。這张照片,許多受害者都曾看到過。
  2017年3月开始,徐平發现,博越國際提車时间出現拖延现象,最初是拖延到40天,最晚一次是52天。這種情況斷斷续續,一直持续到11月。事后回顧,他才反应過來,博越國際在那時應该就已經出現资金问題。
  11月20日,徐平答應给客戶的一辆車已經超過40天,博越国际還是沒車。他从4S找到合适的車源,准备从4S店拿车,讓博越国際直接把錢打给4S店,誰知博越國際却一直沒有打款。徐平去杭州西湖店没找到負責人,又转往城北店,發现一大群催債的客戶圍在店门口,杭州負责人余昌燕(余昌軍妹妹)和洪方(余昌燕丈夫)已經躲起來了。最终,徐平只得自己補貼钱为客戶提了车。
  王樂乐的车原本约定提車時间是9月24日,到了日子,销售告诉王樂乐,车已经到港口了,等几天,10月6日一定能拿到,到時候会補貼她6萬赔偿金。10月6日,銷售再次称車被卡在路上,要再延后一星期,到时會补贴20万赔償金。王樂乐向銷售索要车的单號及4S店信息,銷售稱什么都有,但不方便给到。
  “我怀疑根本就不存在這样一辆車,他們從頭到尾就是在骗我。”王樂樂说。
  多位受害者都遭遇了类似的提車日期延后,理由五花八門:在港口、在过海關、车到4S店了但关單还没到、路上刮花了在维修。提車時间無限延后,同時销售會跟客戶簽訂赔償保证单,賠偿金额幾萬到幾十萬不等,以穩住消費者的疑心。
  11月,是博越国际危机爆發的前夜。李娟的理財利息也在这時候出现不按时發放的情況,全國各地购車主提不到車的情况變得十分普遍。
  博越國际销售经理王建军的感知还要更早些。在博越国際杭州店已經待了两年多的王建军对AI财经社回憶说,“延迟交车的情况在我们这里,从一開始就是存在的。國庆以后,問题變得严重了。”王建军稱,當時他們只是感覺到確實出了一些問题,但想着过段時间就会好了,因為公司一直就是這樣拆東墻补西墻過來的。公司對王建軍的解释是,“最近公司资金紧張,过段時間就好了。”
  王建軍表示,自己也是受害者,被博越國際騙去30多萬,直到最后才知道事情的真相。加盟商徐平说,他相信博越國際部分员工甚至是高管確实一直蒙在鼓里,他认識的一個副總就被騙了很多錢。
  “誰知道銷售知不知情?他們一直骗我們,拖延時間,銷售也有罪。”不止一個受害者這样表示。
  危机
  事情終于拖到无法挽回的地步。12月初,危機徹底爆发。
  11月底,大量無法提車的消費者开始每天圍堵在博越国際门店門口,要求博越國际给车退款,杭州的负責人余昌燕和洪方迫于壓力,只得每天躲進警察局要求人身保護。
  12月2日,杭州一位受害者撥通了南昌總部余昌军的电話,余昌軍在电话里承認,公司遭遇難以挽回的危機。“完了,一切都晚了。”他说,稱公司資金鏈已经斷裂,是杭州近期來的联合挤兌才導致公司活不下去。电话里余昌軍的声音十分无奈,好像已经喝醉了酒。

  12月3日,杭州西湖店正式关門。晚上,洪方召集部分購車主进行安撫,解答博越国际的營業模式、钱去哪兒了、怎么解决三个问题,洪方把公司的危机归結为媒體的惡意造谣导致公司出現短暂的资金緊張,只要大家缄口沉默,事情就会慢慢緩解。
  “別讲这么多,不退錢就是詐騙!”洪方讲话间隙,一名受害者沖出來激動地說,其他受害者纷紛附和。人群里一陣騷亂,爆發了長達10分鐘的争吵。最終,洪方承诺,錢一定慢慢還给大家,希望大家再給他最多兩個月時間,并承诺补贴5%的赔償费。
  12月4日,余昌軍在南昌也召集了购車主開會,聲称一个星期后会開始慢慢還錢,希望大家再多給一些時間,不要出去鬧。
  让馮健最為生氣的是,12月2日,余昌軍已经亲口承認公司完了,5日,他的銷售還继续骗他,信誓旦旦保證最多一个礼拜肯定能提到车。“那个時候銷售肯定知情了,還來騙我。”馮健和部分受害者表示,他們这次被骗,销售是絕對要承担责任的。
  余昌军对大眾承认资金鏈断裂后,又激起了新一輪更為强烈的愤怒。南昌的受害者對AI財經社表示,那段时間他们每天都跑去余昌军家里堵门,還打了博越國際的兩個銷售。
  12月8日,杭州的受害者把余昌燕和洪方揪出來,一路押到紧閉的西湖店門前,團团围住,要求一個解決办法。余昌燕在路途中承認,杭州確实存在3亿到4亿的缺口,公司正在轉移資產,展车也已经被抵押出去。
  兩天后,不堪其扰的余昌军及父母、余昌燕、洪方5人,主動向警方投案自首,请求警方保護。警方以集资诈骗罪立案,冻結了余家全部資產。
  12月12日,江西省博越國际汽车貿易有限公司在工商信息中已經被列入經營異常,列入原因是“通过登記的住所或者经营場所無法联系”。
  余家被刑拘之后,博越国际全国各地门店相继关门,展厅那些曾經光鮮亮麗的豪车,一夜之间被全部拖走。銷售稱,那些人带着抵押合同或过戶证件过來,直接就把車拖走了,销售們才知道店里的車早就被抵押出去了,剩下的幾辆是余昌军從朋友那里借来摆在那儿的。
  在事發的前幾天,徐平剛從洪方那里得到安撫,声称馬上就會有第三方投資進来,双十二的活动也會進一批錢,资金情况很快就会缓解;馮健剛跟博越国際销售簽了“赔偿3萬元”的退款协議,心中还觉得車没了,至少能拿回錢。但余家被拘捕的事實,将他们徹底打醒,終于意识到自己是真的被騙了。
  冯健感到不可思議,知道消息后,還不甘心,第二天跑到門店上去看,發現店門緊锁,门口围滿了讨債的人。他開始整夜整夜睡不着覺,想不通一个全国连鎖的大公司,運营了这么多年,居然是家骗子公司。
  “做人講究真诚信啊!”他念叨了好多遍。
  谜案
  至今没有外人能肯定地解釋,博越國际这么多年来,靠什么盈利?
  這个问題,不同人给出了不同的答案。
  博越國際的銷售模式是,客户先付給博越国際全部車款,博越國际再去从各地工廠或4S店尋找車源,有现車,也有訂车。博越國際會先付给货源一部分定金,車到貨后再付尾款。至于博越国際的车为什么比4S店便宜如此之多,博越國際給出的解释是:博越国際在全國有幾百家门店,每种車型都是整版批发拿货,享受厂家优惠返点。
  洪方在12月3日的安抚會上,稱博越國際的模式其實就是淘寶模式,客戶把全款付給博越國际,博越國際保管車款,到货后付給发貨方,在全國市場批量拿货。對于资金的使用,洪方說:“我們博越國際沒有拿一分錢做跨行业的第二产業,没有一毛钱流向外部市场,所有的钱都花在买車上。”
  洪方的妻子余昌燕在被受害者质问时承认,公司一直都是亏的,車高价進低價出,靠装潢、保险这些业務赚钱。
  博越國際銷售經理王建军的說法是,賣车业务一直是亏損的,虧损最大的是加盟商和二手車業务。受害者从博越國際门店里搜出的两张发票證实了這个說法:一辆賓利歐陆GT二手車購入價為400万,賣出價僅為170萬。知情人士稱,高价低出的二手車業務,只在博越國际内部小圈子范圍內进行,并不是博越国际的开放業務。这被受害者们認為是博越国際转移資產的方式之一。
  王建軍稱,他們员工一直以為老板在其他地方有投資,“可能是投資了一些發展中的公司”。
  加盟商徐平聽到的消息是,博越國际一直是把资金拿去做第二产業,這个第二產業,指的就是。11月底,博越國際資金危機爆發后,徐平找到余昌燕,余昌燕親口對他承认,“外面有钱還没收回来”。洪方則对他說,這段時间為了退还一批客戶的錢,他們也借了。徐平上門店讨钱那几天,曾频繁地看到有看似社会人士进出博越國际門店。
  大多數受害者相信,博越國际將購車款拿去放了。AI財經社查閱工商信息发現,余昌军和余昌燕名下,有一家“江西博越互联網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注冊于2015年,目前也處于“通過登記的住所或者经營場所无法聯系”的狀態。
  可以確定的是,博越国際一直以來,确实在努力吸納资金,包括售车和理財两個渠道。為了鼓励銷售签单,博越国際設置了许多獎勵規則,單车91萬~100萬可提成15000元,單车191万~200万提成25000元,此外,當天銷售前三名,还可以得到5000、3000和1000元的现金獎励。
  一本銷售筆記上,記載著博越国際銷售吸納和留住客户的各種技巧:每天要加50位微信好友,目標主要是互联网、房產、娱樂等行業从业者,戶是重要发展对象。在劝說客户时,“不是我们便宜,是4S店貴了”这句被劃上重点。对于車無法按期交付的情况,笔记中寫道,“延客戶的時候底气一定要足,說服自己才可以说服其他人!”
  根据受害者從博越國際門店搜出的一本賬本中记載,博越国际名车館万达店9月份购車与理财進账共7139.42万元。但钱去哪里了,卻是個謎。
  窟窿
  “我也不知道錢去哪兒了。”面对受害者对博越國际资金走向的逼問,余昌燕給出了这样一句话。這顯然无法令人信服。
  在12月3日的安撫大會上,洪方的回答同样模糊。“講重點,钱哪兒去了?”有受害者在人群中大喊,洪方吞吞吐吐地解釋,錢没有了,是因為公司戰略品牌的虧损,“一部分是給大家的优惠,一部分是给客戶的退款。”他支支吾吾,随后又说了幾句绝對没有把钱挪作他用的話,便把話題敷衍過去了。
  一位受害者表示,余昌军确实在外面放,其中一部分就放在杭州蕭山、紹兴一帶,錢收回來就能维持下去。此次出现危局,正是因为放出的钱没有及时收回造成的。
  另一名受害者給出的信息是:2017年初,南昌有個叫叶杰的跟財務骗走博越國際7000万,余昌军迫于把柄被对方抓在手,沒有報案,此后,公司财务交給余昌軍妈媽管理,财務混亂。这名受害者称,是洪方親自告訴的他這件事。
  另一種說法是,余家詐骗早有預謀,財產已经被轉移。11月底,王建军曾听見余昌燕讓人去銀行取1千萬现金,“我以為她是开玩笑的,银行也不可能一次取得了這么多现金”。最终錢取沒取,王建军不得而知。保洁桑阿姨向AI财经社證實,确实看到過余昌燕在11月底取了很多现金,装进黑色的塑料袋里。
  事发后,受害者們在微信群里分析博越國際的打款賬號,發現有的車款是打給公司账號,有的車款打給余昌軍賬戶,有的车款则是直接打給销售的。去银行查詢公司对公账戶后,发現賬户均为以博越国际名车館为名義開的私人賬户。
  銷售的一個筆記本里,手写著記錄銀行卡每日的进賬和出账,资金當日进賬后,一部分錢会直接转入余昌军、余昌燕等個人賬戶。以11月16日为例,交通銀行卡进账約210万,前一日剩余約460万,其中105万转給范家芳、10萬轉给余昌軍、480萬转給余昌燕,加上其他转款,最終卡內余额为0。
  受害者方圆亲眼见識了博越國际内部財務的混乱。12月7日晚,在门店里催債还未離开的方圆,看到博越國际財务和銷售圍着余昌燕,财務哭著問余昌燕,为什么要刷那臺POS机,那臺POS机是進賬三秒資金就会立馬轉走的設置。
  除此之外,博越國际门店里的豪车,也早已在店員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抵押。根据警方提供的消息,余家资产已被凍結,但现金数額并不多。
  也有人認為,博越国際公司財務上的窟窿,是被余昌军花出来的。余昌军素来揮霍無度,在公司已經不是秘密。他曾购置多辆豪車,在朋友圈曬過一只表,價值1400万。据博越国際内部员工稱,余昌軍有许多女友,曾在YY上高調追求一名主播,花費數千万,还下令公司員工每人必須给該主播刷至少500元的礼物。
  “他活得就像个富二代一樣,喜歡在朋友圈曬曬吃喝,很優質的樣子。”这是余昌軍留给王建軍的印象。
  钱去哪兒了,在警方公布案情结果之前,一切都只停留在猜測。唯一確定的是,消费者們的購車款,真的沒了。
  等待
  警方告诉錢小芬,案子肯定能破,但钱能追回來多少,就说不準了。钱小芬知道這是实話,但心還是疼得不行。
  为了,全国各地的博越國际受害者組織起了幾十个大大小小的微信群,多個群已經达到上限500人。不太能熟练使用智能手機的钱小芬和桑阿姨,是被其他受害者拉進群的。
  群里組織过幾次聚會,大家一起讨論解决方案,商量一起去经偵大队詢問案件進展。錢小芬家住得離城区遠,剛得知消息那幾天病倒在床,坐長時间的車又容易暈車,一次也沒去,自己在家里干着急。
  馮健没敢把受騙的消息告诉父母,尤其是在知道李峰的母親知道消息当場昏厥的事之后,他在家里對此事一直三緘其口。
  錢小芬也没敢告訴母親,“我妈70多歲了,身体不好,哪受得住這个打击?”悔恨笼罩着錢小芬,她数次回忆起買车的各个细節,自责地重復絮叨道,至少有两個节點,她本来是可以免于這次災難的,一次是在新闻里看到博越國际提车難,一次是打电話给亲戚拒绝时。
  “我朋友都说,你这么穩重的一个人,怎么也会被騙啊。我真的很后悔,当初沒有多想一下。”她哭了起來。
  這次人為的“災难”,把這些手足无措的受害者團结起来,在冰涼的騙局中尋找一丝寬慰。
  桑阿姨不認识字,她这段時間加了很多陌生人,用微信语音一字一句地跟其他受害者說话,交流案件信息。年轻的受害者們擔心她出门不方便,每次聚会前,總是帮她查好地铁信息,或者順路去接她。
  錢小芬在群里說話时,屡次忍不住痛哭,其他人总是勸她,身体最要紧,照顾好身體才能继续,討回車款。
  “有時候,我真的不想活了。想到儿子和家人,又只能硬撐下去。”钱小芬擦干脸上的淚水说,“活着,真是太苦了。”
  但除了抱团取暖,这个时候,他們也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只希望能夠及時知道案件進程,看到一絲挽回損失的希望。除此,只剩焦灼的等待。


本文出自“中金社”,不代表9融網(网貸110)立場。

收藏 邀请

伤心

惊呆

大赞

晕了

感动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阅读

关注我们

扫描微信二维码或搜索
虚拟99微信公众号:ixuni99

联系QQ

363312702
  • 杜绝IDC、短信、代理等广告
  • 邮箱xuni99@qq.com
  • QQ群181193387
  • QQ群219691576

虚拟99


    知道创宇云安全   
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与用户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赣公网安备31010702003520号   赣ICP备17001544号
京东ARVR产业联盟首批联盟成员  WCEC2017年度科技行业最具创新奖